中国怀远新闻网  欢迎关注:官方腾讯微博  官方新浪微博 新闻投稿信箱:ahhyxww@163.com 登录

您的位置:首页 > 荆涂春秋

【文史资料】“蒲赫黄刘”红枪会

2014-04-01 20:13:42 www.ahhynews.cn 来源: 已有人浏览 有0人发表了看法
[导读]红枪会,农民又称杆子会,是旧时农民外抗侵略、内御匪盗、保家卫国的自发性群众组织。由于它坚信神魔法力,认为设坛焚香,跪拜念咒,可以练成钢筋铁骨,刀枪不入的身躯,所以打起仗来,亦膊袒胸,神勇绝伦,使敌 ...
红枪会,农民又称“杆子会”,是旧时农民外抗侵略、内御匪盗、保家卫国的自发性群众组织。由于它坚信神魔法力,认为设坛焚香,跪拜念咒,可以练成“钢筋铁骨,刀枪不入”的身躯,所以打起仗来,亦膊袒胸,神勇绝伦,使敌人望而生畏,闻风丧胆。然而,就是那虚无飘渺的唯心主义,使它的组织涣散,纪律松弛,往往被一些别有用心的人收买利用互相残杀,甚至被敌人分化瓦解而最终走向失败。
1938年初,怀远沦陷,红枪会揭竿而起,全县各地设会堂三千多,发展会员数万人,到处亮起打日军、杀汉奸、除强暴的红缨杆子。但仅一年左右时间,就被一些“草头王”收编利用,或被敌人分化瓦解。而淝河区的“蒲赫黄刘’红枪会却勃然崛起,声势较大。可是,司令郑永才图报私仇,副司令陶文彩野心勃勃,拉山头,投日寇。不久,把“蒲赫黄刘”红枪会引入歧途,导致最后失败。以下几个战例,很能说明这些问题。
一、西击年芝发
1939年春,郑永才、朱世全等红枪会首领从芡河一带来到淝河区中黄等村,秘密建立红枪会组织。以蒲庄、赫庄、黄庄、刘小圩为中心,树起“蒲赫黄刘”红枪会的大旗,东至古城,西到看疃、岭集j北到仁和集,很快在淝河北岸发展会员三千余人,司令部设在黄庄。郑永才任司令,陶文彩(字佩三)任副司令。他们白天种地,夜晚念咒练功,与敌伪顽展开了针锋相对的斗争。
1939年5月的一天,两个身穿花衣、头扎花巾,伪装成农妇的日军,从包集窜到仁和集一带找“花姑娘”。其中一个被孙庄孙同兴带领三十多个红枪会员追到新集街西杀死;另一个日军被三官村红枪会员邵同云、邵同书用锄头活活刨死。在这前后,驻城的日军常到古城一带抢劫、奸淫。一天,一小队日军来到庙湖村抢劫,一个日军窜到红枪会员刘玉富家,对其妻欲施兽行,被刘玉富奋力夺过东洋刀刺倒,复用大斧劈死。不久,中黄村的红枪会员也杀了一个日军。
1939年农历5月,看疃一带红枪会头头韩金玉、滕万银等,发现郑水才因与淝河南草寺路家云(小疯狗)有隙,图报私仇心切,故对“蒲赫黄刘”红枪会持怀疑态度,并断然脱离了“蒲赫黄刘”红枪会,另成立大刀会组织。郑永才怒不可遏,立率陈锡品、陶广久等十余人,以韩等私通“小疯狗”的“莫须有”罪名,将韩、滕等五人诱杀在看疃大庙。
随之,土匪头子年芝发,汇聚二百余人枪,经常到大杨集、小杨集、罗集、双桥、看瞳一带抢掠,百姓叫苦连天。看疃事件发生后不久,大小杨集红枪会派人来“蒲赫黄刘”红枪会求援,要求出兵西击年芝发。郑永才、陶文彩为了初试锋芒,显示力量,立即从各庄选拔精干“杆子”八百余,由陶文彩亲自督军,浩浩荡荡出师西征。
陶部刚到看疃,恰遇年匪在此抢劫。双方一接战,年匪立即败到清沟河北。陶部抢占葛园前沿,隔岸六里对阵。陶文彩挑选六十名“敢死队员”,各持杆子、大刀,一鼓作气冲到河边。随着手榴弹的烟雾,涉水杀人敌营,陶文彩挥师随后掩杀过来,势不可挡。年匪不支,丢盔弃甲,往西北溃散。八百红缨枪追杀一阵,进人瓦坊各庄,大肆抢掠,满载而归。此战,年匪战死五人,轻重伤人数不明。陶部仅张卫忠一人酒后落伍,被年部散兵勒死。陶文彩初次出师,旗开得胜。但是,胜利竟把这个红枪会首领变成暴戾恣睢、残横野蛮的“草头王”。
二、夜袭小疯狗
路家云原有二百余人枪,1938年4月,国民党桂系部队在县北大战日军,双方伤亡惨重。路家云带人隐藏于四方湖周围,乘机搜罗机步枪四百余支。是年底,又收编红枪会员八百余人,共计一千余人枪,编为三个大队,以草寺为据点,占领双沟、燕集一带,沿涡河设卡收税,扩充实力,壮大队伍。1939年春,与路家云有私仇的郑永才统领“蒲赫黄刘”红枪会,双方隔岸对阵,欲决雌雄。在这之前,路部确实经常北渡淝水抢掠,百姓对小疯狗早有怨恨,所以,要袭击小疯狗,红枪会及广大百姓一呼百应。后来,路家云曾派人和郑永才谈判,要求互不侵犯。郑永才拒绝了谈判。红枪会女坛主任宝秀也多次力谏郑永才,不要和路家云扩大矛盾。但郑永才心胸狭窄,睚眦必报,不听劝阻。
1939年4月中旬,路家云反正,被国民党政府编为第五战区独立第七游击支队,路任支队长,受阜阳专员郭造勋的指挥。
是年6月的一天,郑永才趁路家云赴蒙城开会之机,决定夜袭小疯狗驻蒲、陈圩子的路家英部的一个大队。郑永才、蒲永宽率众三百余人,从中黄过淝河,直取蒲松林,陶文彩、徐广聚、陈锡品等率五百余人,从钱家河渡淝,攻打陈万生圩子。拂晓前,两路会员人人腰插芦苇为号,口衔芦管,赤膊袒胸,手握杆子,悄悄过河。
郑永才一马当先,连投两颗手榴弹,冲进蒲松林圩子,乱砍乱杀。此时,路家英的第一中队正在睡梦中,措手不及,仓促应战,伤亡二十余人,中队长丁少祥毙死,余者逃散。仅半小时,郑就攻占了蒲松林。
蒲松林战斗惊动了驻陈万生圩子的路部第二、第三中队,立即组织火力据房应战,陶部攻击受阻,伤亡惨重。郑永才急援,郑、陶合兵,冲入敌营,许田寺会员许铭文猛扑上去,一刀砍死路部机枪射手杨德林,夺过机枪,调头扫射,双方混杀一团,好一场恶战。由于红枪会员人多,又是短兵相接,发挥了威力,路部渐渐不支,纷纷逃散。混战中,司令郑永才中流弹身亡。双方直战至日出,驻燕集等地的路部第二、第三大队急驰增援,红枪会才退回淝北。此役,路部第一大队伤亡四十余人,损失机枪两挺,步枪二十余支,红枪会也伤亡二十余人。
三、火烧淝北
“蒲赫黄刘”红枪会夜袭蒲、陈圩子,路家云从蒙城闻讯急回,发誓报复,声言要将红枪会司令部所在地一带杀光烧光。
夜袭小疯狗的第三天,路家云亲率第二、第三大队北渡淝河报复。红枪会立即应战,陶文彩率众百余,抢占陶嘴子前沿,杨兆峰率众三百余,埋伏新集大桥左右,阻击路部东犯,余者守卫“蒲赫黄刘”司令部。
路部第二大队长苏加亮率其部猛攻陶嘴子,陶文彩败阵,分散隐伏在周围高梁地和芦苇丛里,伺机出击。苏加亮占据了陶嘴子,立即放火烧庄,霎时淝北一片火海。民间至今尚’有顺口溜描写烧庄惨状:
“小疯狗,过了河,开首就烧钱家河;钱家河,刚烧罢,又烧陶嘴共孙岔;孙岔烧得好伤心,回头又烧大庄村,大庄村,烧得红,沟南烧了张万隆,张万隆,都烧了,正西又烧张小庙苏加亮烧庄,没遇到红枪会抵抗,更加狂妄,即令其部搜索抢劫,然后挥兵直取新集,欲越新集大桥东下剿灭“蒲赫黄刘”司令部。前锋刚到大桥,杨兆峰率众突从四面八方杀出,锐不可挡,苏见势不妙,退回陶嘴子,欲和钱家河孙敦标部合兵,没料陶部忽从高梁地、芦苇荡里截杀过来,苏加亮腹背受敌,不支败散。杨、陶合兵,追杀苏部散兵:杀声震撼芦荡,真是:大刀举起,人头落地;杆子到处,血溅芦荡!孙敦标率第三大队火速赶来,抢占高地,用机枪火力救援,无效。战斗中,苏加亮不慎身陷淤泥难拔,忽从芦荡里冲出十八条汉子将其团团围住,会员蒲广举飞起一镖刺中苏加亮,另一会员跃上一刀取其首。
路家云意识到,在高梁地和芦苇荡里与红枪会周旋,实为不利,乃令残部撤回双沟休整。此役,路部战死二十余人,伤者不清。红枪会受伤十余人。
四、陶文彩投日
郭造勋闻路家云两战红枪会,考虑到和农民组织旷日鏖战,会影响军民关系,对抗日不利,于7月某日,调路部西撤蒙城。双沟、燕集一带落人红枪会之手,接收了沿涡河各处关卡,陶文彩坐镇双沟指挥收税。
梅凫士早与路家云有隙,且对双沟这块肥肉垂涎三尺,路家云与红枪会争斗,梅凫士坐山观虎斗,伺机渔利。双沟落人红枪会之手,梅凫士分外眼红,决定以武力夺取。
陶文彩坐镇双沟,得意忘形,整日在葛吉甫炮楼里吃酒,打麻将作乐。哪知螳螂捉蝉,黄雀在后。是年秋天的一个深夜,梅凫士忽然用重兵进攻双沟。陶文彩仅带四名卫兵冲出大庙,连夜逃回新集。第二天上午,陶文彩发观四处平静,竟只身去钱家河给战死的红枪会头头李金成烧“五七纸”(五七纸是怀远北部一带给死者死后35天举行的一种悼念仪式)。
哪知梅部伏兵四起,将李家团团围住,在混乱中,陶文彩化装后,乘民船逃到新集大地主胡小廷家,梅部连夜又将新集围困。此时,陶文彩手下仅有三十余人枪,无力应战,已成了重围中的穷寇,遂令部下前门掩护,自己从后门冲出,连夜逃到怀远城投靠汉奸张天柱当了鬼变子。
1942年,日寇以私通国民党军之罪处决了张天柱,陶文彩因剿杀抗日力量有功而幸免。他逃回了家乡,通过有关人士疏通,取得了梅凫士的谅解,投靠了顽五区(包集)区长吴执卿,当了中队长,干尽了反共反人民剿杀红枪会的坏事。建国后,陶文彩被我人民政府镇压。这也是他应得的可耻下场。
五、常圩之战
陶文彩投日,“蒲赫黄刘”红枪会开始走下坡路。杨兆峰仍然在坚持斗争,但他纵有拔山之力,也难免覆灭的命运。
1943年暮春的一天,吴执卿勾结木城圩子韩金山部及火庙土顽崔云龙部,加上陶文彩的一个区中队,计五百余人枪,其中有六挺轻机枪,韩金山部一个骑兵排。三路兵马大会新集,趁红枪会员在地里干活之机,突然向“蒲赫黄刘”红枪会司令部发动进攻,敌军首先抢占了常圩有利地形。
杨兆峰仓促召集会员三百余人,伏于淝河湾芦荡里,伺机应战,敌人派亡命之徒邵同斌只身冲进芦荡,连投数枚手榴弹,引诱红枪会员出荡,随着手榴弹爆炸的烟雾,三百红枪会员中计,呼叫着杀出。敌人伏兵四起,机步枪疯狂扫射,红枪会员纷纷中弹倒地。当红枪会员勇猛杀到常圩村时,敌人骑兵突然跃马冲出,挥刀掩杀,杨兆峰身受重伤,会员战死三十余人,轻重伤数十人,余者四处逃散,“蒲赫黄刘”红枪会从此瓦解。
由于历史的局限和各种复杂的社会因素,红枪会最后被敌人分化瓦解。某些红枪会首领走向投敌卖国、反共反人民的反革命道路(如陶文彩之流),这是可悲的。但是在长期的对敌斗争中,也有一些红枪会首领认清了敌我,跟随中国共产党,坚决干革命。如红枪会头头梁之久同志,走上了革命道路,不久,就被任命为我淝河区副区长,为抗日战争和中国人民的解放事业做出了应有的贡献。

热门关键词:蒲赫黄刘

版权声明:本网源自怀远电视台、怀远信息和怀远新闻网所有作品,版权均属怀远新闻网所有,未经怀远新闻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、摘编或其他方式使用。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行为,在授权范围内使用,并保留相关来源。否则,本网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。如需转载本网享有版权作品,请于怀远新闻网联系办理相关授权事宜。本网合法转载其它媒体作品,注明来源,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真实性。

  延伸阅读: